木子绘的时光

Vanya Liang:

这不是典型的爱情故事,但每个地方都有爱和温情。她以花为名,一生都在文字中徜徉,形容词环绕于周,动词像野草一般疯长,有些令你不快,但她却温柔地植入了我这块硬邦邦的土地和我的心。爱情故事里,从来不仅仅有爱情的存在,有时是一种很简单的我爱你,没错,我们相爱。这不是典型的爱情故事,我在公园长椅上与她偶遇,她占地面积超小,也就一只披着羽毛的鸽子那么大。她被文字所包围,像我一样平凡,她给了我一本书又一本书,那些文字在我的眼前鲜活起来,别看那么快,还没到时候,再等等,还不是时候,小花儿,让我更好地了解你,再等等……
爱情故事里,不只有爱情,有种很简单的我爱你,没错,我们深爱着彼此。 ——《与玛格丽特的午后》

Vanya Liang:

为什么我们的心会滴答?因为雨会发出淅沥声。为什么时间会跑得这么快?是风把它都吹跑了——《Le Papillon》